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帝君夫人被抢了!

帝君夫人被抢了!

作者:见字如面

分类:灵异科幻

时间:2021-06-13 21:27:51

帝君夫人被抢了!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。文章内容讲述了平日间相夫教子赚钱养家,一手罗盘一手奶娃,小日子过得还算平静,却飞来横祸又进“洞房”。听过离婚再婚的,没听说过冥婚还会有二婚的!就算真的有二婚,我还没离呢!好不容易逃得命在,又莫名背负“血契”让家庭生活鸡飞狗跳。这不,我家帝君,又怒了……
展开全部

悬珠2

“呆久了会如何?”我哥越来越好奇。

在沈家一直低调的姨公、这山区小村的老周家,居然还有一个不惜牺牲活人来守护的“宝贝”?

我哥现在可是文化商人、古玩行家、拍卖行老板以及各种“文化保护协会”的成员,头衔多得一张名片都印不下。

听到“宝贝”两个字,他的眼睛比天上的月亮还亮。

“呆久了就会像他一样……”周老幺阴恻恻的看向地上躺着的“人”。

我哥正要反驳,一阵阴风裹挟枯叶吹了进来。

周老幺浑身一震,害怕得往后跑:“你们不要因为好奇赔了性命,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速速离去!”

他自己跑出来这片枯叶林,估计是要赶紧把棺材拖入山。

我看了看身后翩然出现的江起云,他这一阵阴风把周老幺吓跑了。

“……这座山不对劲,你们跟上那个老头。”江起云下令道。

“啊?那你呢?”我忙问道。

“这里既无山神、也无土地,我刚才行咒,拘不来当境小神……此山负阴抱阳,那些鬼魂精怪只在山下惑人,却不敢上山,我去这里的土地庙看看。”

他身形变淡,还不忘冷冷的瞪我一眼道:“慕小乔,你别漫山遍野的瞎跑,给我小心些。”

汗,这种小事,就不劳烦帝君大人叮嘱了。

我和我哥追一个老头儿还是没问题的。

追到刚才周老幺停下棺材休息的地方,发现棺材盖子……被推开了!

“槽!人呢?!”我哥走上去围着棺材检查一番。

新棺材散发着木头的味道,里面姨公的遗体已经不见了。

“一般来说,下葬的时候才会钉死,周老幺是不是放弃拖棺材,直接背遗体上山了?”我哥蹲下检查脚印。

这里满地都是枯枝残叶,按理说这么多落叶长年累月的堆积,应该会形成腐烂潮湿的“泡”,一脚踩下去都是烂泥。

可这里的地面很干燥,走过的地方还会踩碎枯叶,很容易辨认行踪。

“走,我们追上去,这老家伙有点疯魔了。”我哥催促道。

棺材的彩头那里贴着三张黄色的符咒,我一直很在意。

我小心翼翼的将三张黄纸撕下来叠起,塞在冲锋衣的口袋里,跟着我哥爬山追人。

》》》

要说这男人和女人结婚后,完全就是两个样。

女人结婚后就操心无比,精力都花在了孩子身上,连自己都疏于照顾,体力和反应能力都有下降。

而男人结婚后,有了个新“娘”来照顾自己,要么变得散漫懒惰没追求、要么就像我哥这样——有了个贤内助,精力加倍旺盛。

这座后山真不小,还没有正经的山路,我们追到半山腰,我哥一拍脑门道:“槽,忘了刚才那个野人了!”

“那怎么办?!”

“……现在也顾不上了,等忙完了再去给他解绳子吧!”

追到背阴的一面,月色在这里减弱,周老幺也消失了。

“不可能平白不见……老周家的祖坟肯定就在附近。”我哥冷哼一声:“这周老幺这般疯魔,还不知道是守着什么东西呢!我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宝贝。”

“慕小爷,现在的重点是宝贝吗?”我无语的说道:“姨公不能入土为安,我想着就不忍心……”

“你们修道之人就是心软……嘘……”我哥突然竖起手指。

我也察觉了。

一股淡淡的、墓穴独有的沉闷空气,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。

》》》

要说为什么我们兄妹俩能分辨出这种墓穴的气息。

得从我们太爷爷说起。

慕家,墓家。

慕家现在老宅子的“地窖”就是一座旧年间掏空的王侯墓,我太爷爷还修建了墓中墓,准备日后长眠。

不过现在我太爷爷还没仙去,依然在墓中墓里用魂器养着我太奶奶的阴魂。

我们进出那“地窖”好多次了,对这种地下泥土的气味很熟悉。

知道江起云在附近,我哥就比较有恃无恐。

他从脖子上掏出铜符含在口中,抽出背包里的乾坤法剑——这可是我太爷爷压棺材底儿的宝贝。

法剑上全是保存完好的“大五帝钱”,这与普通的小五帝钱法剑用来驱邪除晦不一样,这把剑,还曾用来降妖伏魔。

不管老周家祖上是什么官,凭借一个家族的力量没法开山为陵,我们很快就循着气味找到一处藤蔓遮挡的天然洞穴。

这个山洞很小,但一点也不黑。

“……有透光的岩洞气孔。”我哥二话不说就挤了进去。

“慕小爷你多少也敬畏一点吧……”我嘟囔道。

我跟着扒开藤蔓,冷不防手指上一阵刺痛——

“嘶……这藤蔓上有刺啊,扎到我了。”我挤了挤。

“你都当妈了还这么细皮嫩肉,你老公养得你真好!看来我也要去研究一下房中术了……”我哥吐槽道。

我白了他一眼,把手藏在衣兜里。

可我忘了。

忘了衣兜里有叠着的三张奇怪的黄纸……

悬珠3

道之一字,玄而又玄。

太上玄门之中总有一些戒律或法则。

经、符、咒、诀、坛、器甚至步法等等,都含有玄妙,其中掐诀最重要的是手指的变化。

掐诀源于远古的气禁之术,在漫长的历史中,道家依据自身的神谱体系和术法内容加以改进和规范,形成了庞大的手诀体系,而手诀,最重要的就是手指。

掌指之中有十二辰文、九宫八卦、二十八宿等。

说掌中有乾坤也毫不为过。

再有一说,人身上三处的血至阳,心尖血、舌尖血、指尖血,因此对玄门弟子来说,指尖是不能随便破损的。

尤其是右手中指。

刚才我随意将那三张黄色符纸塞到了冲锋衣的衣兜里,此时刺破了中指,握拳藏到衣兜里,指尖擦到了符纸,我才猛然想起。

我飞快的将符纸抓出来,其中一页上蹭到了血迹。

“沙沙……”一缕灰尘,从千疮百孔的孔洞中落下。

“哥……这黄纸到底是什么?”我有些担忧的问。

我哥凑过来,借着孔洞中投下的月光看了看:“……这不是咱们的符啊。”

废话么不是……如果是道家符纸,我还用问你么。

“这弯来拐去的文字好像是……梵文啊,我之前接触过一些密宗的器物,有点相像。”我哥皱着眉头道:“我实在很不愿意跟这些密宗的东西扯上关系,你没消毒湿巾吗?干嘛用这种符纸擦手!”

“我……我怎么可能用来擦手!我不小心的!”我哭笑不得。

“沙沙沙……”又是一缕灰尘掉下啦。

我们都闭了嘴。

这山洞入口处不大,只能猫着腰拖着棺材进入,但内部岔道众多,而且有很多小小的气孔直接通往各处地面。

月华的光一束束的投在山腹中,很多地方都放着棺材。

年深日久,棺材已经散架了,白骨都埋在了沙土中。

这确实是一处墓穴,如果不是周老幺疯魔的样子,我们只会觉得这里是一处民俗穴葬。

“……小乔,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。”我哥站在山腹中,看着四周破损的棺材有点发怵:“这里葬了多少人啊……”

我借着月光看去,每个弯道、岔口、山壁凹陷处都放着棺材。

反正也暴露了行踪,我哥索性拧开了战术手电,白光一扫,就看到山洞腹地中密密麻麻的全是棺材。

“几百个?”我看得目瞪口呆。

“老周家到底在这里繁衍了多少辈人了……”我哥乍舌道。

正说着,我们看到下面的棺材群里有黑影在动。

我哥立刻拉着我道:“走,我们跟去看看。”

我刚走一步,头顶又沙沙的落下灰尘,让我莫名的紧张起来。

周老幺为什么要在棺材彩头上贴着梵文的符纸呢?他们家信仰密宗?

山洞深处有些挖好的长条形坑,看来是为了入馆了,可是早已堆满了尘土。

周老幺将姨公的遗体放入其中一个,喃喃的念道:“大哥,你还记得父亲的训诫,老周家的人要落叶归根……而且要焚毁印迹……我现在就将印迹……”

他的手哆哆嗦嗦的抽出一把匕首,将姨公的寿衣割破。

喂喂,这老家伙要干什么,姨公好歹是我们沈家的人,这么乱丢遗体已经让我很生气了,还要伤害遗体?!

“老家伙你疯了!去世的人了,你还要干什么!”我哥噌的跳起来,一只脚跨在石头上,准备往下跳。

战术手电的光直射过去,周老幺忙抬手遮了一下眼睛。

我们忙跳下去,他疯魔一般用匕首在姨公的身体上割了一刀。

“喂!老疯子!你特么的住手——”我哥冲过去一脚踹开周老幺。

可是,晚了!

周老幺手里捏着一小块人皮,那是从姨公丹田附近的剜下来的!

我又惊又怒,这让我怎么淡定?

早知道姨公在沈家火化就好了!我们还能日日上香,千里迢迢送回乡,居然还被破坏了遗体!

我哥这一脚直接踹头,周老幺一个六十出头的老者,被我哥踹得滚在地上,顾不得擦自己鼻血,把那一小块人皮丢在地上,就往怀里掏东西——

“要、要赶紧烧掉……赶紧……”他疯了一般,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一个小酒瓶,瓶盖拧开,飘出汽油的味道。

我们惊呆了,这老疯子到底——

可是他拿着汽油和火机,我哥立刻拦着我后退了好几步。

“周老幺,你……”我哥的电筒射着他。

周老幺的手抖得很厉害,他好像在害怕什么,转过头来瞪了我们一眼。

在手电的冷光下,他的脸很可怖。

他因为被烧毁皮肤,半边脸粘连到一块儿,眼睛都只剩一条缝,如今剩下的那一只眼,变得血红!

“君上……要降罪了……”他的手抖得很剧烈,打火机根本打不燃。

掉在地上的那一块人皮,渐渐的散发出黑色的雾。

我看得呆了,那黑雾平铺在地面,轻轻悠悠的蔓延开……

似曾相似。

沈家的藏宝阁,一个月前出现了异界的穿界门。

那里面出来了妖邪,我的朋友林言欢和沈家弟子沉烟因为亲眼所见,如今还在昏迷中,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后来跟着进去的人只看到满室的黑色雾气和疑似妖魔的东西。

而姨公也是在一个月前突然去世了。

现在这小块人皮居然出现了类似的场景……

“……沈家藏宝阁出现的妖魔……难道是……”

姨公?!

小说《帝君夫人被抢了!》 第7章 悬珠2 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

庚子小娘子点评:

作者见字如面大大写的《帝君夫人被抢了!》很棒,超喜欢女主,文章超甜,希望大大继续加油,支持支持!☺☺

猜你喜欢

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