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

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

主角:秦诗诗,萧子岑

状态:已完结 分类:古代言情

时间:2021-10-14 20:52:36

本站为您带来了【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】,秦诗诗萧子岑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免费全文在线阅读未删节版,《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》在作者的文笔之下,清晰地展现了主人公秦诗诗萧子岑之间的故事。小编强烈推荐!
展开全部

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:万圣节妆容

“呃,这件事啊。”刘涛倒是没想到秦诗诗会想当面感谢萧子岑,可萧子岑什么身份,是说见就见的吗?

秦诗诗见他面露难色,也不想勉强,连忙说:“如果刘医生觉得不妥,那就当我没说,也确实有些唐突。”

“倒也不是,这样吧,我帮你问问,如果人家说没问题,我就安排你们见一面。”刘涛想着秦诗诗一番好意,他不过传话而已,不行试试也不难。

秦诗诗顿时放下忐忑之心,微笑道:“那就麻烦刘医生了。”

......

萧子岑自从那天鞋子泡水之后,就难受了几天,更奇怪的是,有几天晚上睡觉还耳边回荡着秦诗诗呼喊救命的声音,以至于睡眠不足,气色都暗沉不少。

秦石岩瞧着总裁并不愉悦的面色,乖乖少言好几日,连秦媚瑜每天十几个电话加短息发来,都一字都没和萧子岑说过。这会见总裁不知接起谁的电话,竟说着说着隐约有了笑意。

“刘医生,嗯,没事,你说。”

刘涛打萧子岑的电话,完全也是抱着试试的心里提了一嘴,不料萧子岑直接答应下来,还说个私人住址让刘涛带话给秦诗诗,到时候可以去那里找他。

“好的,那还是感谢萧总理解,毕竟秦诗诗很有诚意。”

刘涛狐疑着挂完电话,思前想后没想明白,干脆就放弃。

反正有钱人的想法此一时彼一时,宗旨估计就是三个字:看心情。

当刘涛把通话结果告诉秦诗诗后,秦诗诗自然非常开心,直言一定谨慎着表示感谢,不能让刘涛为难。

秦诗诗按照约定的时间,在隔天上午准备出门去往刘涛所说的地址。

她在网上定好礼物,第二天一早就从医院出发去取,路上骑车路过一间服装店,红灯时沿街的镜子上印着她的身影。

简单的休闲套装,没什么花里胡哨,干干净净的脸蛋未施粉黛,看起来胶原满满,很是朝气蓬勃。

忽然,她想起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那就是之前去王总那,就是因为穿着太美太隆重,以至于被贪图美色的王总纠缠许久。

红灯换绿灯的瞬间,她下了个新的决定。

于是脚踩着自行车,掉头往熟悉的理发店骑去。

这间小小的理发店是秦诗诗高中时打工过的地方,过年忙,理发店开在小区门口,里面也就老板娘一个人工,秦诗诗在店里做过小时工。

一进门老板娘就惊讶地看着她:“诗诗你怎么会来?”

秦诗诗简单打过招呼,就对着老板娘问道:“老板娘,化妆品借我用下。”

“……你等等。”老板娘微愣,还是从里屋拿出自己的化妆包。心想奇怪了,秦诗诗从来都不化妆的啊。

等秦诗诗一股脑唰唰画完之后,她才瞪大双眼满目惊恐的张嘴大呼:“诗诗,你这是去参加万圣节舞会?”

秦诗诗对着镜子照了照,看着浓妆艳抹的自己,相当满意的点着头。

眼看时间不多,和老板娘道声再见,就在她仿若看见怪物般的视线下,迅速离开了理发店。

一路上心情不错的秦诗诗哼着小曲,没一会就沿着人烟稀少的上坡路,来到一间别墅大门外。

“总裁,是说把会议都挪到下午吗?”

秦石岩站在萧子岑身后,求证着方才总裁说的话。

他莫名不解,总裁早上起来不算晚,人瞧着也没有任何不适的地方,为何要把上午的行程全挪到下午?

尤其总裁呆在家里不出门,好像也没什么重要事情,不过是吃完早餐运动一会,就穿着休闲装站在卧室阳台。

天气有些凉,连秦石岩站在总裁身后都被偶尔吹来的冷风寒到了肌肤,偏偏总裁在阳台一站就是半小时。

“没事,你先去公司,等会我办完事情就去。”萧子岑宽厚的背影矗立在原地,秦石岩其实十分想知道总裁到底在看什么,对面山上也没什么动物路过啊。

“还不走?”

萧子岑没听见秦石岩离开的脚步声,他甚至还感觉秦石岩蠢蠢欲动往前迈开的脚步,便一声呵斥。

秦石岩赶忙停住脚步转身,迅速逃离,一步都不带停的。

秦石岩走后不久,萧子岑就在远处小路上,有个骑着自行车的身影渐渐靠近别墅。

从老远的一个小点慢慢扩大,不过几分钟后,他就看见来到别墅门口的秦诗诗。

脚步稍稍挪动,本准备下楼见一见她,没想到就看见了她下车后正面的脸。

“呵……”萧子岑竟是不由自主就笑起来,摇着头,满脸都是无语。

她是故意这样的?以为自己是和王总一样的老色鬼吗?

秦诗诗把车停好,看着紧闭的别墅大门,朝着里面来回张望。

她想到之前刘涛好像和她说过,赞助人一般不喜欢别人打扰,是因为见她实在真诚才勉强答应。

秦诗诗低头看一眼手表,好像离约定时间还差五分,那是不是不能直接按门铃?

拨弄着脚下的碎石,秦诗诗百无聊赖的耗着短短五分钟。

可这四周安静的诡异,让她心里慌慌的,一秒一秒看着时间,终于在到点后再次站到大铁门前面。

“是秦小姐吧。”

她才往里张望,就见里面急冲冲跑出来个中年男人,他微笑着来到铁门前,手按下里面的按钮,大铁门发出咯吱声就缓缓开了出来。

“对,我是秦诗诗,您是?”秦诗诗看着面前的男人,气质虽然很好,但是好像也不太像有钱人的模样。

“你真的就是秦小姐?”

中年男人憋着笑,几乎是一字一顿问着。

秦诗诗显然忘记现在自己是什么鬼样子,她晕染了几圈的口红在如此情况下宛若血盆大口,惊悚又瘆人。

“是的,我来找萧先生。”

中年男人颤抖的肩膀都掩盖不了他就要崩裂的表情,事实上他也确实忍得很辛苦的在说话。

“秦小姐,我是管家乔叔,萧总一早有事出门,他吩咐我等你来后,就请你进去坐会。”

“这样吗?”秦诗诗心里难免失望,不过想到不用担心被轻薄,便欣然接受,揣着礼物跟在乔叔身后朝别墅里面走去。

其实她只要往斜角看一眼,就会发现萧子岑屹立在阳台的身影,此刻沉着眼帘,正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她步步前进的身影。

蜜糖娇妻:总裁大人,我超甜:餐厅偶遇

“乔叔你不用麻烦,我放下礼物就走。”

秦诗诗局促的坐在客厅沙发上,乔叔在她对面站着,还不停吩咐佣人准备茶和水果,让秦诗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乔叔倒是没觉得什么,本这间别墅自搬进来以来就没女性来过,秦诗诗算是第一个。

尤其以他从小就看着萧子岑长大的经验来看,这丫头肯定与少爷有些什么,不然为何明明在家却不下来见面,还是在两人约好的情况下。

“秦小姐既然来了,就是萧家的客人,不需要太客气,想吃什么尽管说,乔叔一定让人给你准备。”

“况且我们少爷都说了,让秦小姐别太在意赞助的事情,不过是举手之劳,即便今天不适秦小姐的妈妈,也会是别人的家人,没什么区别。”

乔叔眼睛看过楼上,发现隐在角落萧子岑的衣角,不免心里偷笑,偏偏秦诗诗听他这样说,就更不好意思了。

桌上佣人端来的东西一点都没动,没坐几分钟就拿出礼物,嘱咐道:

“这里面是我买的些补品,听说对年纪大的人疗效很好,麻烦帮我转交给萧先生,要是到时候吃的好,我再买来也可以。”

如果说乔叔知道一开始的忍耐到现在还是要破功,那他肯定不会选择忍的那么辛苦。

这丫头不仅画着惊悚的妆容前来送礼,还把年轻力壮的少爷直接划进需要进补年纪之人的行列,不知道楼上偷听的少爷现下是作何感想。

“那我替少爷谢谢秦小姐了。”乔叔强调了少爷两字,可很明显,秦诗诗并没在意。

没等乔叔再说话,万般尴尬的秦诗诗就借口说还要去医院帮忙,急冲冲的就跑出了别墅,也就是一直到出了大铁门的门口,她才长舒一口气。

“哎,有钱人家的门,真是压抑。”

“少爷。”乔叔拎着补药准备上楼的时候,萧子岑冷着脸正从楼上下来。

“很好笑?”萧子岑周身温度很低,眼睛略过乔叔手里的补药,更是一脸阴沉。

乔叔藏好笑意,连忙说道:“秦小姐拿来的这些,恐怕少爷并不需要,不如就扔掉吧。”

心细如乔叔,不过是试探而已。

萧子岑有将近半分钟的沉默,而后他才缓缓说道:“不用,放着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乔叔眼里尽是了然,果然,秦小姐有些不同以往。

同样在回去路上的秦诗诗,由于没见到赞助人,再见到乔叔如此以礼相待,心里还竟对神秘的赞助人产生好奇。

这段时间,秦诗诗一直住在医院,赞助人的事情告一段路后,她就专心找起兼职来,之前兼职的地方一周只去一天,对于需要存钱的她来说太少了。

刘涛知道她正在找兼职,便通过朋友帮忙找到间高级餐厅的兼职,她去面试过之后,就被录取了,并且安排她每周一去餐厅弹琴。

秦石岩整日被秦媚瑜骚扰,终于在周一这天向萧子岑道出实情,并且劝说道:“总裁,无论如何,人家女孩子也救过你,就再吃顿饭也没什么。”

萧子岑闻言未拒绝,秦石岩便直接通知了秦媚瑜,接到电话的秦媚瑜简直开心到脱着鞋在床上跳舞。

周一这天,她没等秦石岩来接,就提前到了定好的高级餐厅,却不想看见许久未回家的秦诗诗会出现在中间表演区,她想及时更改地址,没想到秦石岩发消息说萧子岑已经到了门口。

“萧总。”秦媚瑜把座位换到最靠近里面,就见萧子岑开门进来。

她立刻迎了上去,故意走在他外侧,让他看不见中央表演区已经就位的秦诗诗。

萧子岑面色并不好,他还在计较秦石岩借着他一时思考的时间就促成这次约会,不过能当面把事情说清楚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“萧总,你要吃点什么,这家餐厅是法式料理最出名。”秦媚瑜说着,还特地凑着递菜单的瞬间,把此前穿过的白裙袖子给闪到萧子岑眼前。

她总结了第二次见面后失败的原因,恐怕就是因为没穿之前的那条白裙,以至于没让萧子岑回忆起美好的夜晚。

萧子岑身子稍稍后退,余光看见她身上的白裙,内心毫无波澜,他拿过菜单扣在桌上,招呼服务员过来直接说了几个菜名。

“原来萧总对这里很熟悉啊。”秦媚瑜面上有些尴尬,不过还是强颜欢笑着。

“我觉得有些事情,秦小姐没有搞明白。”

萧子岑对上秦媚瑜渴望的视线,清冷的嗓音带着磁性。

耳边突然传来了悠扬的钢琴声,他闪了闪眼眸,忽然就停住了话。

钢琴,让他想起曾经干站着一连听了五首的那天下午。

秦媚瑜同样呆住了反应,她下意识就要朝秦诗诗弹琴的地方看去,可理智告诉她不能做任何反应引起萧子岑的怀疑,不然要是他也看见秦诗诗,事情难说就会暴露。

只是她这样的担心还没等落实,就眼睁睁的瞧着萧子岑扭转过去的脑袋,他微微眯起的眼睛秦媚瑜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。

她只能毫无礼貌的直接对萧子岑说:“萧总和我吃饭,还会看别处?是我不够好看吗?”

秦诗诗还是第一次在如此高档的餐厅进行演奏,她弹得有些拘谨,连弹的时候手指还僵硬了几回,虽然客人们听不出来,但在她心里,还是责怪起了自己。

萧子岑其实一开始不过因着回忆好奇得朝钢琴声的来源望过去,不料映入眼帘的居然秦诗诗,眼里本还暗淡着,此刻却燃起点点星光。

今天的秦诗诗可能有点紧张,从他这角度看过去,还能看见她几次错了之后悄悄吐舌的小表情,施以淡妆的脸上连毛孔都散发着光亮,萧子岑有些移不开眼,时间就好像停滞般。

秦媚瑜在对面盯着萧子岑好一会,她没想到萧子岑会当着她的面肆无忌惮的看向秦诗诗,他们不是不认识吗?

为何他看她的眼神,似是认识许久的旧相识,连眼角都透出柔意,这和萧子岑在面对她时完全不同!

秦诗诗,萧子岑完本试读结束。

相关内容推荐

德水大叔点评:

独爱文笔紧凑,文章框架结构严谨,内容曲折真情实感拨人心弦,强烈推荐,一定要看

猜你喜欢

最新小说